新资管下城商行理财业务转型策略

佚名

2018-04-04 03:47 来源:中金网
?

  经过十余年的快速发展,2017年银行理财产品发行规模达到29.54万亿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已经成为资产管理行业的龙头。在这一过程中,城商行理财业务也同步快速发展。

  截至2017年末,有126家城商行开展理财业务,存续理财产品规模达到4.72万亿元,相当于城商行总资产规模的31.52%,是城商行重要的业务领域。银行理财业务是商业银行主动适应市场竞争、应对利率市场化的创新成果,自诞生起就自带创新基因,为银行服务客户投融资需求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工具。

  然而,在银行理财业务不断创新发展的同时,潜藏的各类问题也不断积累,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去年以来的强监管大潮对银行理财业务冲击较大,并将促生银行理财业务新的发展模式和逻辑。在此背景下,城商行必须顺应趋势、主动作为,在新竞争格局下谋求新发展。

  银行理财业务在创新手段、风险暴露、不断规范中快速发展

  银行理财业务发展史,可以说是创新手段、风险暴露、不断规范的历史,从时间上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创新迸发阶段:2004年至2007年。2004年被称为理财元年,当年光大银行推出中国第一款理财产品——阳光理财A计划,通过在外币存款的基础上嵌套衍生品,为客户实现更高的资金收益。同年,中国首个人民币理财产品——阳光理财B计划推出,以债券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打通了个人投资者与债券市场的通道。随后,信用违约互换、QDII、打新、实物期权等新兴理财投资模式不断涌现,创新迭出。这一阶段,银行理财业务的创新基因得以充分体现。2007年人民币理财产品共发行1347只,年末存量达5000亿元,但当时的理财产品还未上规模,存续规模不到银行业总资产的1%,银行对其重视程度不高,理财业务并未全面铺开。

  监管套利阶段:2008年至2013年初。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我国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然而在信贷额度限制和资本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商业银行迫切需要找到突破口,此时银信合作的理财业务模式开始迅猛发展。2008年共发行理财产品6749只,规模达到3.7万亿元,其中银信合作类理财产品数量占一半以上。这一阶段,银行理财业务的“表外信贷”特征开始受到各家银行的重视,开启银行理财业务的快速发展。在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套利的同时,多层嵌套现象开始出现,同业理财也开始兴起,资金空转现象逐渐严重。此外,银信合作理财业务模式是银行传统信贷的模仿和延伸,由于资产端期限较长,而资金募集端期限偏好较短,以滚动发售、集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为主要特征的资金池运作模式开始流行,造成资产风险不断向后递延,风险隐患也不断积累。

  强化监管阶段:2013年至今。为规范银行理财业务发展,银监会出台了8号文件对银行理财产品投资非标资产比例、独立核算、资金池运做等作出要求,直接冲击银行理财运作模式,标志着银行理财业务开始进入强监管阶段。随后同业业务监管开始加强、银信合作不断规范,银监会不断推动银行理财业务潜藏的监管套利、资金空转、风险隐匿等问题的整改,并积极酝酿出台理财业务新规,推动银行理财回归本源、稳健发展。2017年以来,同业强监管也带动了银行理财业务治理,2017年末银行理财存续规模与2016年末基本持平,而同业理财存续规模下降51.13%,银行理财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取得新进展。

  回归本源是银行理财业务发展的大趋势

  银行理财本质是“受人之托、代客理财”,所谓银行理财回归资管本源,是对投资者、银行权责的进一步明确界定,建立完善买者自负、卖者尽责的市场运行机制,推动银行理财稳健、高效地服务实体经济。理财业务发展与理财监管发展是同步的,理财业务创新虽适应了市场需求,但是创新的滥用也给理财业务健康发展埋下了隐患。为了规范业务发展,银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文件规范理财业务运作。2017年11月,五部位联合发布了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拟通过推动资管行业统一监管、打击监管套利、弥补监管短板,实现降低金融风险水平、疏通金融服务实体渠道的目标,促进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该征求意见稿是迄今为止对银行理财业务最为严格、最为全面、最为系统的监管意见,目前即将正式落地,这将引起银行理财业务运作模式的重构。此次征求意见稿围绕推动银行理财回归本源提出了六大重点转型领域,可以概括为“三破三立”,指明了银行理财未来转型发展的方向。

  “三破”指打破刚性兑付、规范资金池业务以及消除多层嵌套。其中,打破刚性兑付旨在避免原本应由投资者承担的风险在金融体系内不断累积;银行保本理财或将被取缔,银行理财业务的资产筛选和运作能力受到考验。规范资金池旨在减少资产风险以击鼓传花的形式向后传递,短期限理财资金错配长期限非标资产或将被逐步规范。消除多层嵌套旨在清理非必要的交易结构,推进投资链条透明化,引导资金流向实体。

  “三立”指统一产品体系、推动净值化转型、设立资管子公司。其中,统一产品体系旨在推动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资产管理机构的监管统一,减少监管套利。伴随着公募和私募产品的划分、不特定投资者和合格投资者资质的界定,大众银行理财产品起售点、销售模式限制可能会放松,原本高净值客户理财的起购标准会大幅提高。净值化转型旨在推动理财产品风险充分、及时披露,银行理财需要建立起完善的资产估值、信息披露体系,并培养理财客户投资习惯。允许设立资管子公司旨在推动资产管理业务与母公司的风险隔离,银行理财或将获得实质上的基金牌照。

  “三破三立”直指银行理财业务目前存在的核心问题,也是银行理财业务能否回归本源、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应对好“三破三立”的冲击,也就抓住了银行理财业务转型的方向。

  新资管背景下,城商行理财业务独特的优劣势或将被重塑

  相对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理财业务具有较为个性化的优劣势。一方面,城商行扎根地方,与地方实体经济结合得较为紧密。从理财产品投资端来看,更倾向于投资当地的融资项目、企业债券等,基础资产来源稳定,风险情况清晰,这也是为何在去嵌套、去杠杆的强监管背景下,2017年城商行理财业务规模仍然保持一定增长的原因。从理财产品募集端来看,城商行网点下沉相对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更容易,在市、县的网点覆盖更为全面,部分城商行大力推动普惠金融将网点布设到了乡、镇,在募集资金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在理财产品设计方面,城商行是地方法人银行,灵活性高,反应速度快,能够迅速捕捉当地企业和居民的个性化需求进而定制理财产品,抓住市场机会。

新资管下城商行理财业务转型策略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