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供给侧改革需要财政赋能

佚名

2018-04-06 13:22 来源:中金网
?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明确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这就意味着,投资尤其是公共投资将依然是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与以往不同的是,一方面《报告》提出投资要“聚力增效”;另一方面,特别强调了“要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

  一般而言,财政投资对于优化供给结构的赋能主要从商业供给结构与公共产品供给结构两个渠道体现出来。在商业供给结构领域,政府一方面可以通过自身投资行为对市场形成一定的导向,比如,政府对环保增加投资,一定程度上可以引导社会资本看好行业赢利预期,继而牵引相关投资的进入;另一方面,政府还可通过具体的财税激励或抑制政策形成明确的市场信号,以达到改善供给结构的目的,如,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刺激汽车生产厂商增加纯电动汽车或者混合动力汽车的开发等。相对于企业投资而言,财政投资在商业供给结构优化方面,发挥着引导性作用。

  然而,在公共产品供给领域,政府投资对其结构优化的功能不仅十分独特,而且必须在其中充当主角。这不仅因为相关投资规模庞大,一般社会资本承接力有限,而且商业回报周期漫长,很难吸引商业资本单独进入。公共产品投资的增加虽然对商业盈利并不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却能外溢与营造出更具长远性的优良商业环境,比如,交通设施的完善能够提高物流成效,商业区停车位置的增多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流等。所有这一切都可以驱动供给结构服务能力的优化。

  2018年,按照2.6%的年度赤字率,中央与地方财政赤字共计2.38万亿元,但赤字规模的缩身并不等于财政支出的减少。相反,今年全国财政支出将增加到21万亿元,如果再加上地方政府债券,即使排除民间投资,仅公共财政可用于投资的空间就较为充分。但是,再充分的投资增量也改变不了资本要素稀缺的本质,因此,保压适度依然是财政投资的一条亘古不变的根本原则。

  一方面,产能过剩行业将成为投资进入的“红线区”。按照《报告》的要求,今年全国将再度压减3000万吨左右钢铁产能,退出1.5亿吨左右的煤炭产能,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加大对“僵尸企业”的破产清算,防止“地条钢”的死灰复燃,必须严防地方政府的财政资金朝着产能过剩行业进行变相与隐性配置。为此,需要加大对地方债券融资使用的全程监督,并对于破线违规者给予严肃处罚。另一方面,由于存量资本的退出(除了少数产业重整而须进行增量投资外),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作用并不是十分显著,其更多的赋能应当是从保的方面做文章。

  一般而言,财政投资在坚持优化支出结构、提高支出公共性与普惠性这一总体原则下,除了继续关注对中西部以及贫困地区和“三农”领域的常规倾斜外,今年将朝着以下几个方向重点集结——

  一是基础设施领域。

  二是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围绕着《中国制造2025》,投资将重点投向国家制造业创新平台、智能制造、工业强基、绿色制造以及产品质量提升等五大关键领域。

  三是巩固蓝天保卫战成果。

  需要强调的是,公共财政投资具有显著的乘数效应,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不能单兵突进,而需要有效引导民间资本的加入。为了进一步做大PPP,一方面,需要落实鼓励民间投资政策措施,在铁路、民航、油气、电信等领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项目,不仅使民间资本进得来,而且能留得住和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要加强对项目的筛选与审查,强化流程管理,提高项目质量,让PPP真实地成为推进公共服务领域供给结构优化的一支劲旅。

(责编:佚名)